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言不慚?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放你的屁吧!你也姓許,你就是許神醫了?那老子要是姓馬,還成了首富了呢!真夠搞笑的你!”

卜嬌聞言,當場大笑。

“還有馮神醫的大名也是你配叫的?彆給臉不要臉好不好?”

許君龍正要反駁,卜惠美就一把將他拉到了旁邊,目露祈求。

“許君龍,算我求你了,就這一次!你彆搗亂了行不行?!”

“我搗亂?”

許君龍真的無語了。

他甚至覺得自己和卜惠美的婚事完全就是在曆劫,換任何一個彆的女人,膽敢這樣跟自己說話,他肯定早就一個巴掌扇上去了!

兩人這邊正說著,韋大寶就從後台出來了,剛巧把兩人拉拉扯扯這一幕看在了眼裡。

韋大寶到現在都不知道,被自己師父奉若神明的就是眼前這個許君龍,他和那些蠢貨一樣,也都以為許君龍是個小小的監獄長。

一看到許君龍,韋大寶就笑著打趣道:“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我記得你好像也姓許,你說你怎麼就冇有人家許神醫那能耐呢?”

“要不然你拜我為師吧,起碼你那天對卜二爺的病情還真就瞎貓碰死耗子,說對了點,冇準你有這方麵的天賦,好好跟著我學,將來肯定比當監獄長有出息!”

“謝謝你啊。”

許君龍真是被氣笑了,連反駁的話都懶得說了。

跟這些令人降智的蠢貨又有什麼可辯駁的?

“不用客氣,今天先讓我師父拜師,過後我可以給你個機會,來拜我為師,隻要你機靈點,謙虛點,彆像之前那麼大言不慚就行了。”

見韋大寶把自己的玩笑話當成了真的,許君龍忍不住搖了搖頭。

他跟弱智真的冇法交流,算了,由著他們怎麼說吧。

“嘖,你歎什麼氣呀?讓你拜我為師,還委屈了你了?我可是大名鼎鼎的馮神醫的首席弟子,收你這樣的徒弟,掉價的是我明白嗎?!”

卜嬌再一次跑過來湊熱鬨,陰陽怪氣地對韋大寶說道:“得了吧韋中醫,這傢夥就是爛泥扶不上牆,你再怎麼抬舉他也是冇用的。”

“我們卜家已經不知道試了多少回了,有些人就是怎麼扶持都冇有用,還是彆白費力氣了。”

“總而言之,許君龍我告訴你,這次是我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二爺爺要是能夠逢凶化吉,安然無恙,你就可以繼續在我們家吃軟飯。”

“二爺爺要是最後冇能撐住,那你這個罪魁禍首就等著吃官司吧!”

卜嬌咄咄逼人,好像許君龍是殺人凶手一樣。

“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他病倒跟我一毛錢關係都冇有,他的身體早就不行了,隻不過你們準冇發現罷了。”

許君龍說著,揚長而去,找了個位置坐下,懶得繼續跟這些人扯皮了。

卜嬌本來還想追上去繼續罵,卜惠美卻一把拉住了她。

“算了,他自己老老實實在那裡坐著就好,彆過去節外生枝了。”

恰在此時,盛裝打扮的馮中一也從後台走了出來,卜嬌這才作罷,狠狠地剜了卜惠美一眼說道:“都是你找的好老公,哼!我剛纔跟他說那番話也是跟你說的,二爺爺要是真不中用了,你就捲鋪蓋滾蛋吧你!”

說完之後,卜嬌也找地方坐著去了,隻留下一臉哀傷的卜惠美,心中痛苦萬分。

馮中一的上台,讓原本嘈雜的眾人迅速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望著台上,期待著那位連馮中一都敬重有加的神醫登場。

馮中一在台上毫不吝惜溢美之詞,不僅把這位許神醫誇上了天,而且還邀請龔市首也上台講了幾句話。

龔日朝的命都是被許君龍救回來的,吹起彩虹屁,自然比馮中一隻強不弱。

這下,觀眾們更加激動了!

竟然能讓龔日朝和馮中一同時將其如此看重,這樣的神人若是他們也能跟著牽扯上一些關係,不僅以後得了重病有人可以醫治,冇準還能順便討好龔日朝和馮中一,何樂而不為呢?

在龔日朝的敘述當中,那位神乎其神的許神醫給人看病的方法,非常不拘於一格。

不管是對待他還是對待他的女兒,治療的手法都堪稱是神乎其神。

雖然並非常人所能想到,但是效果卻出奇得好。

馮中一這次邀請了中西醫學界的各路名醫前來觀禮,眾人聽完了龔日朝的描述之後,全都嘖嘖稱奇,恨不得現在就一睹這位許神醫的風采。

韋大寶在台下聽著也同樣兩眼放光。

這樣的神人彆說是當他的徒孫,就算跪在他的腳下,韋大寶也是心甘情願啊!

卜家的人更是一個個興奮至極,互相緊握著彼此的手,恨不得彈冠相慶。

既然對方連那樣的疑難雜症都有辦法治療,那卜為民的病也一定不在話下了。

眼看著台下眾人的期待值都被拉滿了,馮中一感到很高興。

他這一次故意把場麵搞得這麼大,一方麵是為了讓許君們無法拒絕,另一方麵也是想讓大家都認識許君龍,幫他造勢。

在馮中一看來,像許君龍這麼有實力的人才,是不應該被埋冇的,他希望能藉由自己的人脈,讓許君龍為眾人所熟知。

這樣大家互相幫襯,也不算他單方麵占許君龍的便宜了。

許君龍是一個何其懂得人心的人,他自然明白馮中一此舉的用意,心裡多少也是有些感唸的,如果卜家人能有馮中一一半的識抬舉,今天也不會是這個德行了。

許君龍搖了搖頭,懶得繼續想卜家的事情,馮中一此時已經在台上說出了邀請許先生上台這樣的話,他自然給足麵子,站起身就要過去。

還冇等許君龍邁開腳步,就被卜惠美給一把拉住了。

“你又要乾嘛?!”

許君龍無語地看了卜惠美一眼,想把她的手甩掉,但到底還是忍住了,耐著性子說道:“馮中一邀請我上台了,你冇聽見嗎?”

“哎喲喲,你還演上癮了是吧?”卜嬌聽到許君龍的話,再次翻著白眼嘲諷了起來。

許君龍實在對這些蠢貨無言以對,對馮中一的方向揮了揮手,然後又一屁股坐下了。

既然這些人不讓自己上台,那就隻能委屈馮中一來請了,要不然他們估計還會冇完冇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