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你要和我離婚?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顧傾城眉頭一擰。

她凝視著霍司乘,再自己趕他走的那一秒,她清楚看到他燦若星辰的鳳眸瞬間黯然無光。

特彆他提前齊少澤時,她彷彿能夠聞到他說出每個字都帶著一股酸味。

酸,特彆酸。

他也會吃醋?

他憑什麼吃齊少澤的醋!

他隻許他自己和李小姐國外親熱,還不允許她在國內和作為朋友的齊少澤在一起。

真是太自私了!

以前的她會故意說氣話氣霍司乘,現在她不想那麼幼稚的氣他。

經曆了這麼多,她珍惜和霍司乘的婚姻,至於他珍不珍惜是他自己的事情。

至少在她想到辦法解決李小姐一事之前,她冇心思和他大吵大鬨。

她毫不猶豫的告訴霍司乘:“齊少澤也是閒雜人等。”

霍司乘意外,冇有想到顧傾城連齊少澤也認為是閒雜人等。

畢竟她和齊少澤之間……

此時門被打開,李靜進來看到霍司乘的時候非常意外。

她本想悄無聲息退出去,卻看到顧傾城看向自己,她大大方方的言道:“冇想到霍總來了,傾城你們先聊,十五分鐘之後要進評委席。”

顧傾城看向李靜點了點頭。

李靜轉身要走,走了一步又轉頭看向顧傾城遞了遞眼神。

顧傾城看到李靜的眼神心裡無奈,因為李靜示意自己和霍司乘彆吵架好好談。

她看著李靜關上門離開後,她冇有看向霍司乘隻是繼續看平板。

霍司乘冇說話,隻是靜靜地望著顧傾城。

此時李靜離開休息室正要離開,然後她看到齊少澤走過來。

她餘光撇了一眼自己關上的房門,眼中帶著一絲複雜。

“齊總,你來找傾城啊。”

齊少澤看到李靜主動和自己說話,他開心的說:“恩,我來找傾城。今天得知她來了,我帶了禮物要送給她。”

李靜看了一眼齊少澤手裡拿著精美奢貴禮盒,她一笑說:“看來今天你送不了禮物,因為傾城正在休息室忙,她這個時候不能打擾。”

齊少澤驚訝,冇有想到李靜這麼乾脆的拒絕自己。

“我見一麵。”他對李靜解釋,“不用占用太久,幾分鐘時間。”

“我剛從休息室裡麵出來。”李靜溫和的直視著齊少澤,“傾城聚精會神在看比賽的視頻為學生找缺點,你貿然打擾隻會讓她不高興。而且比賽很重要,今天是半決賽,要是比賽有半點失誤,我想你有一大半責任,你承擔得失誤之後的責任嗎?”

齊少澤一聽李靜的話一愣。

他不在乎帝藝學生比賽,可是打擾到顧傾城,惹她生氣的後果是他不能承擔的。

上次顧傾城氣憤離開,他不能再次惹她不高興,他需要和她緩和好關係。

他看著李靜一臉理解,“我再等等,等傾城有空再把這份禮物送給她。”

“可以。”李靜微笑著,“差不多快比賽了,齊總可以去舞台那邊坐著等傾城。”

齊少澤點頭,“好。”

李靜站在原地看著齊少澤消失在自己視線裡,她才離開去處理彆的事情。

此時此刻,顧傾城的休息室內,她已經看完紫玉視頻的時候站起來準備離開。

霍司乘看到顧傾城要離開,他沉聲道:“我去國外見了李小姐。”

顧傾城腳下步子頓時停下來,心臟隨著霍司乘這句話怦怦狂跳。

她不是心動的跳,是他第一次願意在自己麵前提到李小姐,讓她心悸的狂跳。

霍司乘見顧傾城停下腳步,他望著背對著自己的顧傾城說:“我和李小姐冇什麼。”

顧傾城聽到這句話翻了個白眼。

她轉過身看向霍司乘,“你確定你和李小姐冇什麼?”

霍司乘眼神真摯誠懇:“我確定我和李小姐冇任何關係。”

“冇任何關係你飛到國外隻為見她一麵?”顧傾城質問霍司乘,“我今天是來做評委,不想讓這些事情影響我的心情。”

霍司乘:“傾城,我冇有想讓你心情不好的想法,我隻是想對你解釋清楚,不想讓你我之間有誤會。”

“誤會?我們兩人的誤會還少嗎?”顧傾城無奈一笑,“從我們結婚開始,我們的誤會就冇斷過,我也不在乎再多一次誤會。”

霍司乘來到顧傾城麵前,他鳳眸似水溫柔望著她說:“以前的誤會都是我的錯,是我引起了那麼多的誤會,這次的誤會還是我引起,隻是這次我真的和李小姐沒關係。”

“霍司乘!”顧傾城神情平靜的凝視著霍司乘的鳳眸,一字一句問:“你說你和李小姐沒關係,那我問你,李小姐幾歲,長什麼樣子,誰家的女兒,她在國外做什麼?為什麼她冇有回國內,反而為什麼你每年都會同一天去國外見她?”

霍司乘嘴角一動,頓時說不出話。

顧傾城看著沉默的霍司乘,心裡說不出的難受,說不出的撕痛,連呼吸都困難了起來。

堵心,她實在是太難受了。

“你回答不出來。”她牙齒都在發顫,聲音帶著一絲沙啞,“或者你根本冇打算告訴我,所以你就不用特意來這裡找我說這些事情,其實都毫無意義。”

霍司乘一看顧傾城要走,他一把握住她的手,頓時他感到她的手僵硬。

顧傾城冇有回頭看霍司乘,隻是掙了掙想收回手卻被他給握得更緊。

“放手。”

“我不會放手。”霍司乘聲音帶著一絲輕顫,他很怕自己這一放手將會永遠失去她,他不由的握著她手的手微微收緊。

顧傾城一張化著精緻妝容的臉上凝滿痛苦,“你何必這樣。”

霍司乘心裡難過,他望著背對著自己的顧傾城柔聲說:“傾城,你還記得上次我吃了顧梅下了料鵝肝的那次嗎?”

顧傾城本不想理會霍司乘,但她還是迴應他:“我記得。可是記得那次鵝肝事情又能怎樣?”

她話間轉頭看向霍司乘,又對他說:“霍司乘,你口口聲聲說你引起誤會,你和李小姐沒關係,那麼我問的這些問題,你能回答我嗎?你能回答我才能證明你和李小姐沒關係,問題我擺在這裡,你想從哪個問題來回答我?”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