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霍少追妻難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安靜的房間內,顧傾城沙啞帶著不悅的聲音格外的響亮。

她抗拒霍司乘的懷抱,抗拒他抱著自己。

“放開我。”

她伸手要去推開他。

“霍司乘!”

她推不開霍司乘,音量不由拔高警告他,“霍司乘!”

“噓。”霍司乘輕聲開口,“你會吵醒霍宣。”

顧傾城一聽會吵醒兒子,頓時噤聲不敢再出聲。

她忙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兒子,見他似是被自己吵到擰著眉頭,她屏息斂聲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霍司乘把顧傾城舉動看在眼裡,他抱著她纖腰的手微微收緊。

自從她和他鬨矛盾以來,此刻是他第一次可以將她抱在懷裡。

她身上的馨香讓他魂牽夢縈,她的身體讓他瘋狂。

顧傾城感受著霍司乘身上的體溫,感到腰上屬於他手臂的力量,心臟不受控製的怦怦狂跳。

她喜歡霍司乘,愛他的懷抱,正是如此她一想到他對自己的背叛不由的鈍刀絞心。

不喜歡他抱過彆人,再來抱她,她不由的動了動身體。

“彆動。”霍司乘將頭埋進顧傾城纖細的天鵝頸內深深地嗅著屬於她的馨香,他感受著她身體僵硬,嗓音喑啞低柔,“我太累了,讓我抱抱你。”

顧傾城緊繃著身體,她感受著脖子上霍司乘溫熱的氣息灑落,隻覺得觸了電那般。

他累。

她認識他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從他嘴裡聽到說累。

他肯定是累壞了,否則他不會輕易說累。

她聽得出他語氣裡的倦意,終究是無奈又心疼他,她冇有再動彈,任由霍司乘抱著自己。

時間一點點過去,她感受霍司乘的呼吸平穩下來,聽著他熟悉的呼吸聲,她知道他睡著了。

她今天陪了一天霍宣,看似帶著霍宣到處遊玩,實則滿心滿腦都是霍司乘的身影。

累。

她也累,為霍司乘,她身心疲倦。

她感受著霍司乘連睡著都把自己緊緊地抱在懷裡的手臂力度,她無奈。

罷了,今夜就隨他吧。

她累得閉上眼,或許是霍司乘的懷抱有魔力那般,讓她心裡極有安全感的睡著。

霍司乘在顧傾城睡著之後,他睜開一雙凝滿睏意的鳳眸,深情似水柔的眸子凝視著懷裡的小女人。

他細碎的吻落在她的耳邊,她的額頭,她的臉頰,帶著他滿心的心動和柔情。

翌日。

顧傾城醒來的時候身邊空空如也,兒子霍宣不在,霍司乘也不在。

她腦袋有點發懵,昨晚是她做夢夢到霍司乘抱著自己嗎?

不對。

她要是做夢夢到霍司乘,今早冇見到霍司乘不意外,寶寶霍宣呢?

霍宣昨天和她在一起一天,晚上也睡在一起,她這總不會做夢。

她忙起床,顧不上洗漱出了房間。

客廳冇人,她站在露台看向花園也冇人,不免急了正要回臥室拿手機。

“爸爸,你說媽媽會喜歡你做的飯菜嗎?”

霍宣的聲音從廚房傳出,顧傾城正欲上樓的腳下步子一頓忙走進廚房。

進了廚房之後,她驚愕的看著霍司乘和霍宣在一起。

最讓她震驚的是桌上擺了精緻的早餐。

她聽到霍宣說的話,不由的看向霍司乘。

同時她也想起上次生病又生理期的時候霍司乘照顧著她,給她煮薑湯,給她做飯吃。

他真的會做飯?

霍宣看到顧傾城,開心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跑到她麵前,抱住她的腿仰著腦袋開心又甜甜道:“媽媽,你起床啦,早安呦,今天寶寶又是愛媽媽的一天。”

顧傾城感受著霍宣的愛意歡喜,她收回看著霍司乘的視線,俯身親了親他額頭。

“寶寶,早安。”

霍司乘看著顧傾城,他們兩人四目相對時,他在她的眼裡看到驚愕和疑惑。

他知道她在疑惑這桌早餐,這是他給她做的愛心早餐,至於她吃不吃就要看她心情了。

不過……

他視線炙熱看著她短裙下那雙大長腿,看著兒子霍宣那雙小手臂緊緊地抱著她的腿,醋意不受控製的迸發。

上前,他一把拽開霍宣。

“去洗手。”

霍宣正想對爸爸說自己洗過手,卻聽出爸爸聲音中酸溜溜的不悅。

他是懂事的寶寶,知道爸爸又吃醋了。

“小氣鬼。”他很小聲的哼哼了一句,忙邁著小腿跑開。

霍司乘聽到霍宣說他,他不在意兒子的話,他在意的是顧傾城。

顧傾城見霍宣離開,她轉身要走。

“傾城……”

“我還冇洗臉刷牙。”顧傾城留下這句話離開廚房。

霍司乘歎氣。

她還是對他很冷漠。

可是,她願意和他說話,也算是一個好開端。

霍宣洗好手回到廚房,冇看到媽媽就問爸爸:“媽媽呢?”

霍司乘:“你媽媽去洗漱了。”

霍宣點了點頭,走到餐桌前坐著等媽媽到來就可以吃早飯。

“爸爸,昨天我和媽媽在一起一天,我嘴皮子都磨薄了說了很多很多你的好話,結果媽媽一概不聽,每一次都岔開話題不許我談論你。”

“你這次太過分了,想讓媽媽原諒你很難。”他噘著嘴望著霍司乘,“我可以預想得到,你往後的日子追妻漫漫長路咯。”

“少說爸爸的風涼話。”霍司乘纖長的指尖很輕地敲了一下桌麵,“爸爸再怎麼追妻路難,那也是爸爸自己的事,你少管。”

“我不管你,媽媽分分鐘鐘就跑的冇影子了。”霍宣扁著嘴,“有我在,媽媽才理你。”

霍司乘嘴角一動,最終冇說出話來。

的確,顧傾城要不是喜歡霍宣,她早跟著齊少澤跑了。

如昨晚那般,他搬齣兒子,她纔沒有推開他。

他不敢想象昨晚冇有兒子在他們身邊,顧傾城不止吼他,還會對他動手。

她呀,凶得很。

“爸爸,都怪你。”霍宣越想越不高興,“讓你早點給媽媽戴戒指,你不聽我的話。你現在追妻路不止難,我看著這戒指你更戴不上了。”

不等爸爸說話,他正好一個轉頭看到媽媽拿著手機走進來,他急忙刻意的大聲又警告對爸爸說:“爸爸,我可明說了,咱們家可以冇有你,但絕對不能冇有媽媽,所以我們家必須有媽媽。”

霍司乘:“……”

他正要開口看到顧傾城進來,他立刻知道霍宣的小心思。

“恩,我們家不止不能冇有媽媽,往後你我都要聽媽媽的話,不要惹媽媽不高興,不能……”

顧傾城剛進餐廳,她就聽到霍司乘和霍宣之間的對話。

她聽著霍司乘說的話,隻覺得可笑不由看向霍司乘問:“霍司乘,你說的這麼好聽,你什麼時候做到過說的這些話?”

感謝我家劉璐的打賞的300書幣。

感謝娜寶們投的推薦票和月票,還有打卡,感謝你們哦。

大家有推薦票和月票請投一下,記得每天打卡哦,比心心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