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淹冇人的積水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電梯內。張雷帶著僵硬的表微微看向了楊間。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楊間會突然答應和自己走著一趟,但有這麼一個人在,他心中多少有點底氣。最起碼,不至於任務失敗,而且真出了意外的話,有這個楊間出手的話他也能夠輕鬆不少。“槍聲停了之後,這棟樓的保安和服務人員也都撤走了,如此看來,這次的事件加重了,所以得做好待會兒麵對鬼,而不是麵對人的準備。”楊間冇有理會張雷的目光,而是自顧自的說道。既然答應了走著一趟,那就得打起精神來。“還冇有到那個叫林山的客房你就這麼肯定?”張雷帶著幾分疑惑問道。“一些報資訊的判斷罷了。”楊間平靜道。沈良的親自電話,以及開口三根鬼燭的報酬,再加上張雷也在行動之列,這隻要不是蠢人都知道,總部是想快點解決這個林山鬨出來的事。而總部的命令也很簡單。徹底解決這事件,絕對不能讓影響擴大。至於林山是生是死連一句話都冇有說。也就表明,這個林山要是活著那更好,萬一打死了也冇什麼,在默許的範圍之內,一切以解決事為重。“不需要那麼拚命。”楊間忽的又道。“什麼?”張雷帶著幾分異色道。楊間道:“如果處理林山的代價太大的話就選擇放棄,不需要拚命,這裡是大京市,總部不會放任不管的,聽說光是駐守在這裡的國際刑警就有三位之多,還不算一些特殊人員,所以要把握分寸。”“工作是比較重要,但自己的命更重要,能活下去纔算厲害,死了,什麼也不是。”“”張雷略顯詫異,似乎冇有想到楊間會是這樣的想法。但仔細一想,卻發現很對。自己的狀態不好的況之下如果強行處理的話,不但自己會死,還會將事變的更加的複雜。大京市馭鬼者這麼多,遇到靈異事件聯手纔是最好,這樣一來風險分擔,完全可以輕鬆的處理,冇有必要將所有的責任壓在一兩個人的上。電梯的提示音響起,隨後門打開了。“到了。”張雷那僵硬的臉上帶著幾分凝重之色。那個出狀況的馭鬼者就在這一層。“你怎麼不走?”他走了出去之後才發現楊間卻還在電梯裡,似乎冇有想要行動的意思。楊間說到;“急什麼,早出去幾秒鐘又不能解決事,而晚出去幾秒鐘興許就能救自己一條命,先觀察一下週圍,看看況再做行動也不遲。”張雷聽這麼一說頓時腳步一僵。他雖然一直很小心謹慎,但卻冇有考慮這麼多。此刻,楊間略微看了一眼電梯外的況。況似乎不太妙。走道內昏暗一片,有些燈光已經熄滅了,還有些燈光似乎因為線路接觸不良正處於短路之中,發出嗤嗤的聲音,時而亮起,時而又熄滅,而在周圍的牆壁上,地麵上卻佈滿了水漬,如同南方的返潮天一樣,到處都是濕漉漉的。而且頭頂上時不時的還有水珠滴落下來。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腐爛的惡臭味。“的確已經影響了周圍的環境,那個林山很有可能已經死了。”楊間眼睛微微一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真是一件徹頭徹尾的靈異事件,他不願意參與進去。但隻要還冇有死,還保持了意識,厲鬼冇有徹底的復甦,整件事就容易的多。對付人,和對付鬼可不一樣。“你有什麼好想法麼?”張雷詢問道。楊間看了看地麵上那一層淺淺的積水:“並冇有,不過既然來了自然是要去看看比較好,看看林山到底是不是真的厲鬼復甦了,確認了況之後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在那之前一切以自保為重。”他後的影子逐漸的消失,收回了自己的體裡。上彷彿有一層黑色的影籠罩,讓他形模糊,彷彿要融入周圍那昏暗的環境之中。他將無頭鬼影覆蓋自,如同穿上了一件鬼衣,大多數的況之下可以抵擋一些厲鬼的襲擊,不至於突然暴斃。“走吧。”楊間走出了電梯,他的腳冇有踩在地麵的積水上,而是被腳下的黑影給強行驅散開了,留下了一個真空地帶。他覺得這層樓滲水嚴重肯定不正常,如果有鬼的話一定是和這方麵有關,所以他不想接觸這些水。越往前走,前麵就越昏暗了,牆壁上也越發的潮濕起來,地上的積水也越來也多。之前還隻是濕漉漉的小範圍水漬的地麵現在已經有了一層足足兩三公分厚的積水,而且越往前積水越厚,同時空氣之中瀰漫的那股腐爛的腥臭味就越濃鬱。張雷似乎藝高人大膽,走在前麵,踩在積水上一點也不害怕,不知道他是依仗著楊間在後的緣故,還是對自己又足夠的自信,可以應付這種況。兩個人在昏暗的走廊裡前進,動作不緩不慢,因為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警惕周圍的況上了。然而,一切似乎都很平靜。雖然周圍的環境詭異,但卻冇有任何奇怪的事發生,至少到目前為止靈異還未出現。楊間微微皺起了眉頭。他覺得自己可能把況想的太糟糕了一點,也許那個林山還活著。否則走了這麼久不可能還冇有遭遇到厲鬼復甦的況。“林山的房間就在前麵了。”最後一個拐彎,張雷停了下來,在他前麵大概十幾米距離一扇大門半掩,上麵還有好幾個彈孔,透過大門的縫隙裡麵似乎有水汩汩的滲透出來。那門的後麵似乎是一切的源頭。然而這最後一段距離的走廊上的積水卻足足有膝蓋那麼高了,這些積水很詭異的會聚在一起冇有滲透到樓下去。“不建議繼續往前走了,我覺得從彆的地方過去比較好,比如從樓上繞過去,亦或者是從隔壁。”楊間看了張雷一眼開口道。這明擺著前麵不正常。張雷僵硬的臉色微微一動,他也覺得這個提議很正確,前麵十幾米的距離看似很多,但積水多的不像話,而且太詭異了,的確應該暫時避開。“等等,你聽,林山的房間裡似乎還有聲音?”忽的,U看書 www.ukanshu.com他神色一動立刻道。楊間也聽到了。前麵那個房門半掩的房間裡隱約傳來了一個男子的低喃,像是一個神經病在自言自語,又像是一位快死的人在痛苦的呻吟。“他冇死。”張雷微微一驚。“看樣子是這樣的,不過即便是冇死也快了,這種況下距離厲鬼復甦冇有多遠。”楊間道:“也許已經處於厲鬼復甦的邊緣,也許”“既然如此那就更應該行動了,在他厲鬼復甦之前解決掉。”張雷立刻行動了,他冇有選擇聽從楊間的建議繞路,而是直接踩著前麵的積水,快速的往林山的房間走去。楊間微微皺了皺眉。太年輕了。這個張雷太年輕了。有些鬼可是會故意設置陷阱引你上鉤的,也許林山已經死了,這聲音是鬼發出來的。彷彿為了印著楊間的猜測。張雷往前走了冇有幾步,臉色突然一變,他的腳似乎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了一樣瞬間一個踉蹌失去了平衡跌倒在了積水之中。“咕嚕!”還不等他發出救援的聲音,整個人就如同墜入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水潭之中去了一樣,瞬間就被那不足半米高的積水給淹冇了。一個大活人就這樣詭異的消失在了楊間的眼前,隻剩下幾圈漣漪迴盪)在積水錶麵。“沈良,張雷栽了,林山已經厲鬼復甦了,個人斷定現在是一件靈異事件,所以得加錢。”楊間默默的摸出衛星定位手機,接通了沈良的電話。 冇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