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9章 執念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第1489章執念

話才說完,耶律神玄突然用手抓起一支箭矢,直接捅進了那秦軍斥候的左眼眼眶。

猝不及防之下,秦軍斥候的左眼眼球瞬間被紮爆。

一聲淒厲如鬼嚎的慘叫震顫四野,鮮血飆射而出,疼痛刺激得秦軍斥候如同發了瘋一樣嚎叫。

抬手抽出了箭矢,耶律神玄看著紮在箭頭上的已經破碎的眼球,語氣平淡地說道:“還不快跑?不跑的話,下一次紮的就是你的有眼,然後是你的雙手,我會慢慢地把你折磨成一根有口不能言,有眼不能看的人棍。”

“而且我保證,我絕對會很小心地保護你,讓你冇那麼快死。”

這番話,讓秦軍斥候嚇得肝膽俱裂。

人就是這樣。

明知道是必死無疑的時候,反而無所畏懼。

可不怕死,不一定代表不怕被折磨。

特彆是有一線希望的時候,會被催生出無限的求生欲。

此時這名秦軍斥候就是如此,他彆無選擇,隻能憑著僅存一點的清醒和理智,忍著疼痛下意識地朝著月牙關的方向狂奔。

此時,他心中尚存一點希望,不是求生,而是他渴望自己真的能跑回月牙關,把身後就是耶律神玄的訊息告訴弟兄們,到時候弟兄們一定會全力出擊,把擅自跑出來的耶律神玄拿下!

如此,自己這個無名小卒,即便是死,也無憾了。

在這個念頭的催生之下,斥候竟然好像擁有數不儘的力氣,瘋狂狂奔。

而這一幕看在耶律神玄身邊的親衛們眼裡,他們不但冇有半點同情,反而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大笑聲。

那模樣,就彷彿在看一頭畜生走到了絕境,在自以為是地掙紮。

“跟上去。”

耶律神玄冷笑一聲,騎著馬跟上。

於是,斥候在前麵跑,後麵不遠不近的地方,是一隊精悍到極致的騎兵在欲情故縱地追。

夜路難行,更何況斥候的大腿還被箭矢紮穿,左眼眼球爆裂,他此時又瘸又瞎,幾乎每跑幾步就要跌到,一跌到,就會在地麵留下一個血痕。

而後頭的騎兵們,非但冇有放過,還如同找到了什麼樂子一樣,不斷地射出長箭,也不殺斥候,隻是紮在他身邊的土地上,逼得斥候不斷突破極限,跌跌撞撞地繼續往前跑。

歡笑聲和馬蹄聲,在這深夜裡傳出去老遠。

在遠處的小山坡上,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把這一幕看在眼中。

小小的身影是個女孩,叫般若。

她攥緊了拳頭,臉蛋氣得發白。

扭頭看著身邊不修邊幅的師父,她說道:“師父,不幫幫他嗎?”

不修邊幅的道士解下了腰間的葫蘆,喝了一口酒,搖頭晃腦地說:“一飲一啄,自有天命,出家人,不乾涉凡塵俗世。”

女孩不服氣地說:“可是師父你說人在世間,總要有點執念,若是連半點執念都冇了,與活死人合異?”

李天尊似笑非笑,說:“小丫頭還知道拿師父的話來將師父的軍了。”

般若慘兮兮地說:“他太可憐了,而且,他還是我們秦國人。”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