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那就殺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第1485章那就殺

月牙關南城門上,一側是國境線之外,遼軍方向,一側是國境線之內,大秦疆域。

李辰和皇極天這個金國的十三阿哥一起,坐在城門上專門騰出來的一處地方。

一張小桌,並無什麼美味的菜肴,隻是很尋常的三葷三素六個菜,食材也並不名貴,都是尋常的雞鴨魚肉,甚至素菜之中,還有一道是野菜。

若是尋常人家,這樣的夥食已經算是很不錯。

但對於李辰和皇極天的身份來說,隻能用寒酸來形容。

李辰作為主人先坐下來,抬手示意皇極天坐在對麵,一邊給皇極天斟酒,李辰一邊說:“月牙關物資短缺,就是桌上這幾道菜,還是甘陝那邊孝敬過來的,否則我隻能請你吃軍糧了,不嫌棄吧?”

皇極天笑道:“在京城那麼長的時間,山珍海味都吃膩嘴了,如今來點清淡的,正合我意。”

說著,似是為了表明心跡,皇極天夾了一大筷子的野菜塞進嘴裡,隻是才入口就覺得苦澀難耐,頓時皺起眉頭。

李辰看得哈哈直笑,說道:“這野菜名為苦莧,是本地的特產,出了甘陝就找不到的,以其口感又苦又澀而聞名,但這菜卻有清火溫脾之功效,比尋常的藥還管用,雖然苦口,卻是良材。”

皇極天艱難地嚥下口中的苦莧,說道:“良藥苦口,忠言逆耳。”

“喝酒,沖沖嗓子。”

李辰端起酒杯和皇極天碰了一杯。

若說苦莧難吃,但這烈酒入喉卻讓皇極天眼睛一亮。

“好酒!”皇極天讚道。

“東宮二十三年的陳釀,自然是好酒。”

李辰拍了拍酒罈子,說:“我這一趟出來,也就帶了五壇,路上喝掉了一罈,送給月牙關的將士們兩壇,如今還有兩壇,全在這了。”

西北夜晚的寒風如同刮骨鋼刀,兩人又坐在高大的城牆之上,大風呼嘯,寒風凜冽,本來皇極天還覺得難受,可幾口烈酒下了肚,隻覺得渾身暖洋洋。

他對李辰說道:“這麼好的酒,這麼喝了豈不是可惜?”

“酒再好,也是拿來喝的,當寶貝供起來,入不了嘴便是享受不到,和冇有有什麼區彆?”李辰反問。

點點頭,皇極天說道:“是極。”

兩人沉默著吃了幾口菜,又喝了幾口酒,皇極天主動提起話題說道:“我來之前,殺了幾個不長眼的。”

李辰點點頭,自顧自斟酒,等皇極天繼續說下去。

果然,皇極天頓了頓,又說道:“隻是人心隔肚皮,一些人的立場已經無法改變,他們還會給我找麻煩的。”

“可這個頭既然已經起了,就要把事情做絕。”

皇極天抬起頭,目光灼灼地看著李辰,說:“要是有那麼一個人,身份地位都很高,手底下還有一批忠心耿耿的將士跟隨,一個鬨不好就可能是兵變,並且動了他,哪怕最後大勝,回去我也要有很大的麻煩,你說這樣一個人,該殺不該殺?”

李辰聞言問道:“他攔你的路了嗎?”

皇極天沉聲道:“還冇有,但我覺得他會。”

“那就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