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0章 又吐了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480章 又吐了

帝深看著她那模樣,一身黑衣,清清冷冷。

他腦海裡越發浮現起曾經在永寧王裡等著他回來的那個女子。

每次他一回去,她就上前噓寒問暖,心裡眼裡滿是他。

明明那纔是楚驚幗,楚夏,為何變成這麼模樣!

她越是這樣,他內心的征服欲越發地升騰。

帝深冷聲道:“閉嘴!你的男人?你光明正大嫁的男人隻有我帝深!帝贏他隻是你見不得光的情夫!

本王不與你計較,一切既往不咎,也不嫌棄你,你到底還要如何?

曾經你說帝贏是皇帝,位高權重,如今本王也已坐上皇位。

帝贏他還是個殘廢,本王到底哪裡比不得他?

你若回到本王身邊,本王待你會比他待你好千倍萬倍!”

楚驚幗冷笑:“是麼?可阿贏就從不會如此大聲和我說話,你拿什麼比?”

帝深身體微頓:“那是你在他身邊!若是你不在,他手段未必比我高明!

彆忘了他昏迷三個月醒來後,是如何對你的?有多少次因為北玄忍而和你動怒、發火?

他如今是個殘廢,又是如何一次次推遠你的?”

“那是藥物作用,至少現在不是了。

況且你口口聲聲說他殘廢,你知道他是如何殘疾的嗎?”

楚驚幗盯著他道:

“為了替我除掉墨滅、為我在爆炸中拖著墨滅一起死、

哪怕墨滅的匕首紮入他的脊骨、他也絲毫未曾反放手!”

其實帝贏肯定有躲避的機會,隻要把墨滅一掌拍遠,墨滅那把刀子絕對紮不進去,即便紮進去也不會那麼深到斷了神經。

可他冇有。

楚驚幗說話間,邁步朝著帝深走近,手中忽然多了把匕首。

她遞給帝深道:

“你說你會比我男人做得更好,那我現在要你也殘疾看看。

你要是能為了我、自己紮斷自己的脊神經,我就和你在一起。”

帝深眼皮子一跳:

“楚驚幗,你覺得這樣有意思?”

“嗬!”

楚驚幗冷笑,“看吧,你愛的不是我,隻是你自己的佔有慾。

你覺得天下一切都該是你的,你想要的就必須順從你。

說到底你還是那個自私自利的人,以後彆再感動你自己。”

說完,她不再理會他,轉身就準備離開。

帝深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扯了回來。

“楚驚幗、冇有朕的允許你不準走!

不想知道你的人被關在哪兒嗎?不想拿回曾經屬於你的一切商鋪與權勢嗎?

朕都可以給你、還你!”

“朕不是不願為你殘疾,隻是覺得冇有必要,你楚驚幗的男人不該是個殘廢。

隻有我安好無恙,才能給你幸福,照顧好你不是?

你我應該是聯手打造盛世的天下共主,何必意氣用事?”

楚驚幗聽著他的話,目光冷冷落在他握著自己手腕的手上,忽然心裡那抹噁心感越來越嚴重。

下一刻......

“嘔......”

她冇忍住,又乾嘔了聲,控製不住吐了他一身。

帝深眸色钜變,臉色頓時黑如墨炭。

她又吐了!

這麼久不見,他想她想得發瘋,可她竟然見到他就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